第四二四章 乾纲独断

狗万的app_狗万锁定账号_怎么在狗万买球: 混在大明搞社团 作者: 木允锋 更新时间:2019-10-19 13:21:01 字数:3349 阅读进度:424/424

天启四年四月二十,已经升为司礼监秉笔的刘时敏到达南京。

他是乘水师快船来的。

也就是杨信的纵帆船,停止建造巡洋舰后,杨信在葛沽的造船厂除了几艘战列舰以外,剩下工匠全都在造这个,目前每个月就能造十艘。排水量都不大,也就是二百吨,双桅,软帆,只在甲板装六门三磅炮,唯一的优势就是速度快,空载时候顺风极速超过一小时超过五十里。不过海上并不是这么算,而是用时间,一昼夜分十更,从新城起航到吴淞口,一路斜侧风总共三十八更,也就是不到四昼夜,平均航速七节。

旧式船这种情况也就三四节。

目前已经有三十艘投入到了新成立的南洋公司。

主要航行澳门,会安,文莱,部分沿文莱向马六甲和巴达维亚,运去各种货物,然后载着大米回来,最快时候一个月就能一个来回。

赚钱马马虎虎。

毕竟这条线上跑的船实在太多。

但运回的大米倒是很多,因为速度快,基本上不需要候风,它们不运稻谷,直接就是运加工好的大米,从会安装船哪怕不是顺风,四天也到澳门了。正好今年广州春荒米价暴涨,它们在非贸易季节带着一船船大米回来,迅速平抑了广州米价。

这时候因为风向刚刚开始改变那些欧洲商船都没到。

至于刘时敏带来的……

“诸位,这可是大喜事啊”

他举着酒杯说道。

然后面前一片明显敷衍的笑容。

好吧,天启以册立太子,强行结束了这场战争,还没周岁的皇长子朱慈燃被册立为太子,而册立太子必须大赦天下,所以他赦免了红巾军及红巾军控制区百姓。而作为对文官士绅感情的补偿,杨信之前逮捕的那些人背后家族赦免,同样也不会再抄他们的家了,至于这些人还是交给杨都督流放。另外大学士刘一燝辞职,徐本高,王时敏撤职,两人的世袭官职同样一并撤销,至于黄澍虽然是主谋应该流放,但因为杨都督答应他立功免罪,所以赦免,但世代禁锢,其本人及后代永不得参加科举。

而红巾军依照此前杨都督提出的方案处置,并以其中精锐,改编为忠勇军,员额一万人。

设立昭义市。

也就是目前红巾军控制区。

但昭义市直接由皇帝管理,以司礼监秉笔刘时敏为市监,同样也是忠勇军掌印监军,以内官为各县县监,同样也是各军监军,直接归司礼监掌印统辖。

对于这道圣旨,京城的文官选择了接受。

内阁拟旨了。

同样六科也通过了。

不过作为补偿,内阁首辅方从哲以年老辞职,然后由内阁,六部,都察院等重臣,廷推新的首辅,事实上几乎已经定了必然是叶向高,这也算是对南方士绅的一种妥协。

由这份圣旨看,小皇帝如今也很狡猾了。

可以说好处全进了他手中。

虽然赦免了各家,但实际上各家的银子早就到手,都已经半年了,杨信早就拿到被抓的那些口供,并且迅速完成了抄家。现在只不过随便捡些银子还给他们而已,总计抄出的两百万已经送往京城,另外还有两百万一部分是还杨信的军费,一部分用于南京各地救灾。

但红巾军的地盘,四个半县官方数字超过四百万亩良田,这个落入了皇帝口袋。

实际上不只四百万。

根据目前红巾军统计的数字接近七百万亩,也不是说隐田三百万,这里还有一些其他性质的农田。

以亩产两石算,两三成的地租,天启每年可以得到近四百万石粮食的地租,这还不算冬小麦和油菜籽的。而且这片区域还能继续垦荒,尤其是湖区的圩田,实际上现在那些民兵已经在垦荒,但即便是目前,天启能从这里得到的地租,也超过了大明岁入的十分之一。可以说皇帝陛下得到了一块巨大的肥肉,相当于目前苏州府加松江府的田赋总和还多,另外还得到一支忠心耿耿的军队,红巾军和那些民兵会感激涕零地叩谢天恩。

以后江浙谁不听话,尤其是像当年苏州抗税这种事情再发生,这支军队会立刻为他镇压。

他开心了。

刁民们也开心了。

但这片土地上那些士绅哭了。

他们的财富没有了,唯一得到的是归还的房产和商铺,可商铺里的货物肯定没有了,另外就是作为补偿他们去四川一家认领一块荒地,倒是皇帝开恩,不用非得用地契了,四川那边荒地随便去开垦,开垦多少都算他们的。

可他们能真去吗?

他们去了之后带着老婆孩子下地干活吗?

这种补偿毫无意义。

他们的一切终究还是失去,被昏君奸臣刁民合伙夺去,这些人都是胜利者,唯有他们是失败者,所以这件事没完,圣旨又能怎样?就像郑鄤的书中说的,君无道,臣逐之,昏君的圣旨,听听就行了,如果有能力反抗这就是废纸而已。

“刘公公,死了那么多人,难道就这么算了?”

熊明遇说道。

“咱家不是说了吗,这是正好赶上了册立太子的喜事,这也算是向天下万民展现陛下仁慈。说到底这件事也是意外,这地震乃是天灾,老百姓遭了灾正恐慌呢,那些士绅又带着人冲击锦衣卫,这才引发那些不知实情的百姓跟随。说到底双方都有责任,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人死不能复生,总不能为了那些死了的士绅,就非得让这得近百万人偿命吧?

咱家在这里先说句不好听的,事情已经这样了,诸位也就别再纠缠下去了。

咱家以后可就在江南了。

这市监,监军都是咱家,以后还得请诸位给个面子,尤其是地方上那些士绅,诸位还得帮忙劝解一下,他们也得体谅陛下难处。

要是他们还不依不饶……”

刘时敏笑了笑。

“咱家这个监军,可一样也是带着尚方宝剑的。”

他紧接着说道。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你们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反正圣旨已经下了,这件事就这样定了,谁还不依不饶想搞事情,那他手中可是也有尚方宝剑,虽然斩这南京的文臣不可能,但斩几个士绅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些文官们沉默无言。

当然,他们也知道,目前这种时候是不能搞事情的。

那些团练实力还不够。

但也用不了多久,最多明年那些团练就能真正成军,那时候无非再随便找个借口,只要闹起来,这些文官就可以说红巾军叛乱,然后让那些团练一举灭掉。至于刘时敏和那些监军们,这个弄死又有什么难的,万历年间弄死的多了,甚至还可以把他弄死嫁祸红巾军,这样更有理由对红巾军动手了。

只要灭掉红巾军,天启那里又能怎样?

他敢追究?

数万掌握在士绅手中的团练是摆设啊!

这时候这些文官也发现,这件事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打着办团练的旗号,让江南士绅真正掌握了可用的武力,就目前官军的糜烂,除非从辽东调边军,这江浙还真就没有能打过这些团练的。

有他们在,东林群贤说话就终于可以硬起腰杆子了。

“咳!”

一直没说话的杨都督咳嗽一声。

“诸位,难道不应该庆祝一下江南恢复安宁吗?”

他说道。

他的总督军务没变。

他还是总督江南江北军务。

毕竟接下来还有红巾军的改编之类也离不开他,实际上天启同样很清楚杨信不能离开这里,那些士绅和文官不是没能力发动更大规模围剿,而是杨信在这里,强行阻隔了他们的外援进场。南京兵部甚至连南京周围的军队都没法调动,因为杨信才是总督军务,他们自己调动军队,结果就是韩昌言是下场。明朝的军事制度并不是说兵部直接调兵,军队是五军都督府管辖又不是兵部,兵部的调令必须通过五军都督府,兵部把调令给五军都督府,五军都督府从各地卫所调动军队。

这才是明朝军事体制。

这周围卫所兵必须得通过五军都督府才能调动,但如今有杨信镇压在这里,南京五军都督府的老大常胤绪脑抽啊,冒险给兵部捧这个场?

如果没有杨信,南京兵部尚书可以从各地调动几十万军户,再加上各地总兵的募兵,连同士绅团练,全都压到常州去,但因为杨信镇压,军队调不来,外地团练被荡寇军拖住,最终就是周围几个府的团练顶,他们当然打不过红巾军。

天启要顺利吞下这块肥肉,还是得靠杨信在此镇压。

熊明遇等人看着他。

“为太子寿!”

杨信举着酒杯笑咪咪地说道。

熊明遇恨恨地一饮而尽,然后紧接着起身,一抱拳后直接离开,随即其他几个东林系官员也以同样方式喝酒离席,剩下几个北方籍,或者说亲近阉党的一脸尴尬。

杨信保持着微笑喝酒。

“都督,陛下口谕,让您抽空赶紧回去一趟。”

旁边刘时敏低声说道。

剩下那些官员瞬间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