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八章 给他们一个机会

狗万的app_狗万锁定账号_怎么在狗万买球: 跨界攻略 作者: 开玩笑 更新时间:2019-10-19 13:14:09 字数:2229 阅读进度:319/319

“今天,我们荣幸的请到世界着名音乐家,维也纳爱乐乐团钢琴首席爱特蒙德·伊斯特先生。世界着名音乐家,柏林爱乐乐团钢琴首席贝肯·弗莱曼先生。世界着名音乐家,慕尼黑音乐学院教授塔里克·拉姆先生……”

浦江音乐学院的大礼堂里,学院的校长拿着一份长长的讲演稿,抑扬顿挫的介绍着这次前来参加活动的音乐家们。

大礼堂下面,浦江音乐学院的学生们坐了乌压压的一大片。听着校长爆出一个接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大礼堂里的学生们是又想说话,又大气都不敢喘。

老实说,浦江音乐学院的张鸣张校长心里也是崩溃的。

原本音协那边告诉他,给他邀请了弗莱曼和伊斯特两位大佬级音乐家来参加他们学院的交流活动时,张校长还挺高兴的。

浦江音乐学院这两年虽说因为白君文的缘故也算是大大的发展了一波吧,但是浦江音乐学院的底蕴毕竟是不足的。

在国内,只凭着白君文的名头倒是可以让不少名人大腕给点面子了。但是在国际上,谁知道你浦江音乐学院是什么玩意啊?

这次能请到两位世界级的大佬音乐家来学校进行指导,张校长觉得这是给浦江音乐学院大涨颜面的好事。

张校长也拿出了学院招待客人最高的礼节,将举行这场指导音乐会的地方,摆在了学校最新修建的大礼堂里。

不过,中国有句老话说的好:过犹不及。

如果只有弗莱曼和伊斯特两位大佬来音乐学院的话,对浦江音乐学院来说自然是大大露脸的好事。可是满心欢喜的张校长很快就再次接到了音协的电话。

“哎!王会长,你好你好啊。什么事儿啊?……哦,明天的指导音乐会啊?我都准备好了!您就放心吧!在咱们学院的大礼堂。……什么?还有几个音乐家也想来?好啊好啊!有几个?有名单没?我赶紧打电话,让小张他们去准备一下。”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张校长还挺高兴。

不过,随着王会长这边报出来的名字越来越多,张校长脸上的笑容渐渐就凝固了。

“等会儿!王会长,你等会。你刚才已经说了快二十个人了啊!这个顶个的都是大佬,我……我这儿……”张校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就已经有点崩溃了。

不是张校长不喜欢世界级的音乐家,而是浦江音乐学院庙太小,容不下这么多大佛啊!

张校长想的很清楚:两位世界级音乐家来浦江音乐学院,是浦江音乐学院的光荣。后面报纸上提起这事儿的时候,那就是两位世界级音乐家前来浦江音乐学院莅临指导。人家愿意来浦江音乐学院指导,说明他们肯定很看重这里的学生啊!浦江音乐学院的逼格瞬间就上去一大截。

可二十位世界级音乐家来浦江音乐学院……那这事儿就跟浦江音乐学院没什么关系了。以后报纸上提到这事儿,就是二十位世界级音乐家在浦江音乐学院进行了热烈而友好的交流。嗯,浦江音乐学院在这里就完全变成一个只负责提供场地的注脚了。

就算是再吹上几句人家对浦江音乐学院的学生们进行了指导又怎样呢?大家也只会觉得这是一大群音乐家顺手做的小事。

况且,招待两位世界级音乐家是一回事,招待二十位世界级音乐家,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啊!

不过,任凭张校长肚子里有再多的苦再多的泪,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谁让指导音乐会这件事,是张校长自己主动找音协提出来的呢?

你自己看着那一大帮子世界级音乐家眼馋,让音协出面帮你邀请。好啊,音协现在出面帮你把人请来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是一大帮子全给你请来了。你现在说你招待不了?这话,你说的出口吗?以后浦江音乐学院在兄弟学院面前,还要不要面子了?

于是乎,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张校长拿着足足写了二十七位世界级音乐家姓名的演讲稿,在讲台上念得抑扬顿挫,台下黑压压坐着一大片浦江音乐学院的学生。

台上,二十七位世界级音乐家正襟危坐。

对于这些音乐家来说,类似的会议他们参加的很多了。不管浦江音乐学院的校交响乐团水准究竟如何,反正他们本来也不是真的冲着浦江音乐学院来的。他们的目标,现在就坐在台下嘉宾的位置上,也正津津有味的对着台上的他们打量呢!

莫扎特!

这位天才音乐家正和白君文坐在台下,对着台上的二十多位世界级的音乐大佬指指点点。

“白,你说这些人,其实都是冲着我来的,想要招揽我去他们的乐团或者学院?”

“应该是的。如果不是我老师用了这么损的招数,恐怕就算是他的面子再怎么大,想要凑这么多人来给他捧场,也没那么容易。”

“嘿嘿,我其实倒是不反对出去玩一圈。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我已经觉悟了。我不仅仅要享受音乐,我还要享受生活。”

“我也不反对。如果你看中了他们里面的哪一个,那就直接跟我说。我保管他用八抬大轿来把你请过去。”

“看中……嘿!如果他们中间有哪位是美丽的女士,说不准我真的会一见钟情。不过嘛……”莫扎特再次向台上看了一眼。

老实说,音乐家中间漂亮的妹子还真的是不少。尤其是小提琴和钢琴演奏家中间,都有很多无论颜值还是身材都一级棒的妹子。

不过,施耐德这次请来的音乐家中间,显然没有类似的人物。

“我现在对他们没有任何兴趣。”莫扎特撇了撇嘴,无情的言语如果让台上的那二十来位音乐家听到,一定会对他们的心灵造成巨额的暴击伤害。

“哈哈,那他们岂不是白来一趟?你这样也不好吧?人家可都是千里迢迢做了十几个小时飞机来找你的。”白君文也忍不住戏谑的对莫扎特说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莫扎特居然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