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2章 一眼破之

狗万的app_狗万锁定账号_怎么在狗万买球: 我养了一群小妖精 作者: 月夜独白 更新时间:2019-10-19 13:29:29 字数:2418 阅读进度:233/233

火飞扬自是不敢有所推诿,忙点头道:“我这就带路!”

说着,他就欲起身,却被几杆红英银枪架住,只能作罢,一脸无奈的看向江小鱼。

江小鱼微一示意,押着火飞扬的纸人,就退让开来。

火飞扬脱开束缚,先是冲江小鱼作揖道:“主人,咱们走吧?”

而后,才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两步。

江小鱼点头,随后跟上。

一盏茶功夫,他们一行人就到了南礼城城主府旧地。

现今,此地已是一片狼藉,到处残垣断壁,焦黑一片,土石崩裂,扬沙漫天,一副末日景象。

火飞扬在一不起眼的黄土堆前面站定,指着远处一片迷雾,对江小鱼殷勤道:“主人,您看,就是那里了!”

江小鱼定睛看去,就见那处是一片红白蓝三色交织在一起的三彩烟雾,烟雾所占面积不大,仅有方圆里许,却能聚而不散,甚是诡异。

有点儿意思!

江小鱼心下判断:“应该就是那处没错了。看来,这火飞扬倒是没耍什么花招!”

随即,他便问道:“怎么进去!”

火飞扬挠挠头,为难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进去。不过,我听外面的人说,那些烟雾是阵法,只有懂阵法的人才能进去!”

“哦?”

江小鱼想了想,面露疑惑道:“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他料定旱魃也不懂阵法,能够出来,十有八九是破阵而出。

如此一想,这阵法合该被破掉了才对,为何现今还在,其中颇多疑点,故有此一问。

火飞扬略一沉吟道:“有一天,烟雾露了一个口子,我们就是顺着口子出来的!”

见火飞扬也说不清楚,江小鱼便决定亲自过去看看,随即便吩咐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走到近处,江小鱼朝烟雾里仔细一看,朦朦胧胧间,能看清里边的情形,内里是一个院子,四四方方,有树,有屋,树木苍翠,青砖瓦屋。

他在雾气边缘站着不动,伸手一指身侧俩纸人,命令道:“你二人,进去看看!”

纸人领命,没有丝毫迟疑,立刻就飘了进去。

他二人一入雾中,立时就消失不见。

见此情形,江小鱼心下一沉:“果真是阵法,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阵?若是防御阵法还好说,就怕是个杀阵!”

接着,他用心念与入阵纸人沟通。

片刻后,得到纸人回应,他就深深松了一口气,心道:“这应该不是一个杀阵!”

就算如此,他仍旧没把握入阵。

因为,他知道阵法一道博大精深,除了杀阵,还有困阵,幻阵,等等,任意一种都不容小觑。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他不断给入阵纸人发号施令,让他俩向不同方位探寻,直至最后无果,才命其回返。

纸人得到命令回返。

然而,又过去了一个时辰,也不见纸人出来,江小鱼就知他们定是被困在里面了。

渐渐的,他心情就变得焦躁起来。

火飞扬与其他纸人不同。

他会察言观色,见此刻江小鱼脸色不好,生怕待会儿那自己出气,就忙上前献殷勤道:“主人,您要不要再等等,说不定过些日子,这些烟雾就又能漏出一个口子了呢?”

此法可行,但他并不准备采纳。

且不说,此刻的南礼城正处在漩涡之中,而他更是流言缠身,不宜在外面久待,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除此外,还有一个烦人的白问天,正盯着他不放,让他寝食难安。

一想起此间种种,他立时又烦闷几分。

然而,随着心中愤懑郁结,他眉心竟然开了一隙,内里射出一道橙黄亮光,恍若出窍利剑,直入面前烟雾。

三彩烟雾被其一触既分。

只刹那功夫,烟雾就分开了一道直通里面口子。

火飞扬见状,心中惊骇不已:“主人,他竟然能破开阵法?”

自打南礼城遭难,城中就来了不知多少有身份,有来历的人物,他们无一不例外都看上了这烟雾中的东西,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成功,最后只能走上等待一途。

而如今,他主人能破开此阵,是不是说明比那些人都厉害?

“你愣着干什么?”

一声呵斥,打断火飞扬的愣神儿,他抬头一看,见江小鱼已经入得阵中,正眯眼回望着他。

又见刚被破开的一道缝隙,正在缓缓闭合,火飞扬忙不跑进去,跟在江小鱼屁股后面,告罪不止。

江小鱼也不理他,掉头赶路,走了约么不足千步,忽然感觉眼前一亮,便进入了另一番天地。

此地空间不大,不足百十平方,四面实墙,上面有顶,仅有一米许宽的小门供人出入,墙壁与房顶不知是何种材料建造,甚是坚固。

他狠狠一回旋刀下去,竟然不能在其上留下痕迹。

亮光来源脚下。

脚下地面铺满了形状不规则的石子,这些石子散发着火红色光华,照的满室红彤彤。

江小鱼捡起一颗拿在手中,仔细观察,见其色泽艳丽,内里霞光流转,就知是好东西,就揣进袖里。

火飞扬见了,忙陪笑道:“主人,这些石头都是从青青身上掉下来的,听说是一种叫做赤炎石的宝贝,要不要小的帮您收起来?”

闻言,江小鱼又伸手入袖,把火红色石头拿了出来,多看两眼,心道:“难道这就是赤炎石?怎么跟先前的颜色不一样?”

此念转瞬起,又转瞬去。

接着,他就冲火飞扬一点头,便又自搜寻起来。

此地狭小,搜寻起来,并不怎么费工夫,他又用半炷香时间,把此地搜罗一边,然而结果却令他大皱眉头。

这里除了赤炎石外,就再没其他发现。

他站在原地,稍微一想,就有了主意,心道:“这里会不会还有阵法?我那眉心竖眼能破外面阵法,何不用它看看这里面?”

想到此法,他立时觉得可行。

怎么激发眉心竖眼,他之前是试验过的,需要用情绪调动,其中愤怒情绪调动起来最佳。

故而,他酝酿起愤怒情绪,打开竖眼,射出橙色光线朝四下看去。

立时,四处景象就清晰入眼,墙壁与房顶没有异样,而地面上却是变得与先前所见大不相同。

此刻的地面,像极了一块线路板,其上线条成规律延伸,交织,汇聚,组成了一个深奥莫测的图案。

从大体上来看,图案成三角形状,每角上各插有一面火红色的小旗子,正中放着一根赤红如火的不知名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