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第六百三十八话 奇怪的血迹

狗万的app_狗万锁定账号_怎么在狗万买球: 悬案九阕2:涅盘 作者: 妖塔塔 更新时间:2019-10-19 13:32:30 字数:2396 阅读进度:625/625

我仔细辨认过这里每一处留下的痕迹。

其中痕迹最多的地方,是距离窗边很近的床和周围一些家具上,若依直觉判断,理所当然的会认为,凶手是翻窗进来的,当时彦公子正在休息,听到动静起身,遇上了凶手开始缠斗,最终不敌凶手而惨遭杀害......

但对于凶手为什么要割掉他的头这一点,我还是不明白。

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凶手又把他的头,藏在了什么地方?

总不可能是凶手带着一颗人头跑掉了吧?

这得多疯啊?!

自己脱身都困难,还得把头带上,这不摆明了告诉路上看到他的人,他就是杀人凶手吗?这么蠢的事情,他若是真的做得出来,还能翻窗进来并且成功袭击彦公子吗?

不可能的......

也许这件事,本身就有第二个答案。

凶手,会不会根本就不是翻窗进来的呢?

家具器物上留下的刀痕,很多都是同一个角度砍上去的,若凶手真的是在追逐中将彦公子杀害的,彦公子也是一路在逃,最终不敌。那么一个砍,一个逃,不可能每一刀角度都相同,这些刀砍的痕迹,反而更像是......弄出来诱导我们以为凶手是从外面翻窗进来的,然后一刀一刀的故意留下线索,让我们以为......

这些刀砍的深浅也几乎一致,假如凶手当时追着彦公子砍,彦公子逃避加抵抗,那么也会因为他抵抗的同时,砍到一旁的痕迹有深有浅。

我在脑内模拟,凶手翻窗进来,恰好遇到了起床查看的彦公子,然后一路追砍彦公子到门口,终将他杀害的画面......

然后,一一对比家具器物上留下的伤痕,和我脑内模拟的伤痕。

“彦公子身上......可有外伤?”我问。

“......当然有,”阶尹大人说,“彦公子的尸体上,有多处淤青......”

“淤青?!”我惊出声来。

“是啊,很多处的淤青,想是与歹人搏斗的时候,落下的吧。”阶尹大人说。

不对......“那他身上除了淤青以外,有没有别的致命伤?”

我有点后悔,因为唯一一次我带着毓儿去接近彦公子尸体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留意过他尸体的状况,而是......把验尸的机会留给了毓儿。

“致命伤?”阶尹大人也深感疑惑,“他的致命伤,不就是被割掉了脑袋吗?”

“除了那之外呢?”我追问。“除了被割掉脑袋,他身上有没有其他刀砍的痕迹,或者,被利器刺伤的痕迹?”

阶尹大人尽力回想,却还是一无所获。“不知道,我实在是没有留意过......”

当时那样的环境下,一具无头尸体已经让他胆战心惊了,哪里还有心情去观察尸体身上有没有其他伤痕呢。

“萧夫人,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钟离瑾问。

“很奇怪,凶手若是翻窗进来,恰好被惊醒的彦公子察觉,然后彦公子起身查看,撞上凶手,凶手手持凶器,一路追砍彦公子到门口台阶,将他一下子剁了脑袋,可见这凶手也是有些本领的。但是,他一路追砍彦公子,在这屋里各处家具器物上都留下了痕迹,为什么没有伤到彦公子呢?”我问。

他一路追砍,却都没有伤到彦公子分毫,怎么到了门口,就一下子割掉了彦公子的头呢?这,有些说不通吧?

我重新回到门口,仔细辨认起台阶上隐约的血渍。

这里被人清洗过,所以只能凭借缝隙中的那些血渍来判断当时流血的程度。

我在一旁,拾起了一块石子,辨认着血渍的形状,在地上画了下来......

这......这些血而已......如果凶手是在这里割掉了彦公子的头,那么不可能只有这一点血而已。如果彦公子是在那个时候死亡的,他流的血,只怕会比当时发现尸体的时候,多上三四倍。

“血太少了。”

......

“怎么了,不顺利吗?”萧珏问我。

“嗯。”我轻哼了一声,守在他身边,怎么都想不通地上的血迹为什么那么少。“萧珏,你说正常情况下,有没有可能一个人失去知觉了,然后被割掉脑袋,可是他流出的血却很少呢?”

“失去知觉了?”萧珏对我的话题很感兴趣,他轻笑,“即使失去知觉了,被迷晕了,可是人还活着,被割掉了脑袋,流的血都是一样多的。”

“难道没有一种药,会让人,在昏迷的同时,血流速度减缓,然后......”我基本相信,那具尸体是在毫无防备下才会被割掉脑袋的,可是这样便无法解释割掉脑袋之后,为什么只流了那么一点的血。

“我是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种药。”他想了又想,却也无能为力。“这和你在追查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自然是有关系的。”我说。

自然,是有关系的......案发现场有血迹,只是比正常情况下应该流出的血少很多,这个年代,自然也不存在血袋这样的东西,如果现场留下的血不是死者的,那么多的血也不少了,总不可能是凶手也受伤了吧?

“让人昏迷法子有很多,但从没有听说过,割掉脑袋,会有什么办法让血流得少一些的。除非,那不是命案发生的第一现场......”萧珏提醒我,不要再钻了牛角尖。

“不对,我检查过周围,周围没有血滴形状的,所以,我觉得尸体不是在别处杀害之后,立刻挪回案发地的。”如果尸体曾经被挪动,要么就是会留下挪动尸体时血液滴溅他处的痕迹,要么就是尸体已经死了一些时候,可是这样的话那就不会流血了。

“你确定,凶手只有一个人吗?”萧珏说话的时候,在留意外面,因为对于外面的人来说,此时此刻的他应该还是处于昏迷状态的。“袭击彦公子的时候,会不会......本来就是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受伤了?”

“两个人?”一个人都抓不到方向了,这要是又冒出来一个人,哪儿来的?“不......不会。我确定凶手是一个人,因为留在屋子里那些刀砍的痕迹证明,凶手是一个人,一把凶器,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尸体在现场流了血,少于正常情况,也没有血液滴溅挪动尸体的痕迹......”萧珏暗自沉思着,他没能亲眼去看看我们下午看到的,所以不好做出判断。